网站搜索:
新浪微博 微信 扫一扫关注
身边的红十字
榜样的力量――遗体捐献实现者徐亚玲及家属的故事

    2015年5月6日,这是一个不平常的日子,徐亚玲永远离开了我们,她的遗体由上海第二军医大学接受运走,徐亚玲生前欲将自己的遗体捐献给祖国医学事业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就在70多天前,徐亚玲突发了一种罕见的疾病,虽经积极救治,但最终还是被病魔夺走了生命,年仅51岁。

    她的突然离去,人们深感悲痛,她捐献遗体的举动更深为人们感动,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其精神却如此高尚,它的原动力是什么?出发点是为了啥?带着这两个问题,我择日走访了同样是遗体捐献志愿者,徐亚玲的丈夫郞惠龙。

    我们有一个完美的家。后来由于企业转制,我与徐亚玲双双下岗,当时儿子正在上学,我们的生活一时陷入困境。就在这当儿,党和政府及时给予我们救助,使我们得以度过难关,儿子的学业也由松江二中考入南京大学就读直到毕业工作。我的大姐郎梅英(党员、警员)常常跟我们说:党和政府的关怀,社会各方的关爱,我们一定要知恩、感恩和报恩,就象我们民间习俗一样“圆团来塌饼去,礼尚往来”,我们要想法回报社会。我们都是普通老百姓,平日里谈不上什么奉献,唯一可以做得到的是把自己的遗体捐献给祖国的医学事业,也算是一种回报。我的大姐说到做到,率先填写了捐献遗体志愿书。大姐的这番话和身先士卒的行动深深地打动了我们,我们再三思忖着捐献遗体的好处确实有交关:首先,人死后不去跟活人争抢土地。俗话说:三山六水一分地,土地资源十分紧张,我国有十几亿人口,人均占有土地面积少得可怜,这个道理早在儿子出世时我们就已经意识到,故为儿子取名郎垚,意为土地金贵。其次,祖国的医学事业迫切需要一大批遗体作为器官移植和科研之用,且目前供需缺口非常大,我们何不去尽自己的一份力呢?再说“奉献”二字,捐献遗体是人生的最后一次奉献,失去了这个机会,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可以奉献了,我们必须珍惜这个“最后的机会”。第三,捐献遗体可以给家人省去不少麻烦,省去不少钞票,好让子女和亲属把精力用到工作中去,把钱用到更需要的地方去,这又何乐而不为呢?我们越想心里越亮堂,越想捐献遗体的决心就越大,于是我与徐亚玲紧跟着大姐之后很快在2010年8月29日立下了捐献遗体的志愿。不多日,我的小阿姐郎杏英也填写了遗体捐献的志愿书。

    也许说来也好笑,世上还有这样的巧合,不久前,我儿媳妇的外公病故,我出于客气也想前去吊唁,谁知我儿子回电说:爸,你不用去,她外公也是位遗体捐献志愿者,不办事体的。我先是一阵惊奇,然后又是一阵欣喜――怎么我们都是数学上的“同类项”!往后我“入住”青浦福寿园,那里又多了一个朋友!

    徐亚玲捐献遗体的志愿实现以后,红十字会和第二军医大学工作做得很细致,他们问我,逝者的骨灰要不要,是全部要还是部分要?我一想,如果要了骨灰带回家,岂不等于我们先前做的一切都成了白做。于是我爽快地回答:骨灰我们不要,全部不要。我们根据她的遗愿简单办理了丧事,唯一能体现丧事的象征只有亲属们佩戴的黑袖章和带有泪痕的红眼圈,大家帮助整理了遗物,一起吃了顿饭。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们一个“七”也没有做。红十字会在青浦福寿园的石碑上镌刻上了徐亚玲的名字,供大家瞻仰,同时也成了我们永久的纪念。2016年和2017年的两个清明节,我们手捧鲜花来到福寿园的碑前怀念追思逝去的亲人,2018年的清明节我们又改用网上祭扫的方式,每逢过年过节我们都以网上方式与逝者聊上几句,尤其是儿子领结婚证的那天,儿子和儿媳都跪在徐亚玲的遗像前告慰母亲:妈妈,您好吗,今天告诉您一个喜讯,我们领结婚证了,我们结婚了,妈妈您生前最大的心事现在该放下了,您和我们一起分享幸福和美好吧。

    说到这里,郎惠龙的眼眶有点湿润,他稍微顿了顿,喝了口茶,接着说了一句算是结束语吧:所以,趁人活着的时候一定要善待,这才是真情。千万不要到人死后再搞大排场,浪费精力和财力,这些都是空的。”

    我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并且紧紧握住他的手:“谢谢你今天的接待,为我讲述了一个极其感动的故事。”

    此时,已是晚上九点,外面正下着雨,我道别了郎惠龙独自行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边好象在自言自语:多么高尚的一家人!你们是平凡的人,和我们一样只是有着血肉之躯;你们又是不平凡的人,为使他人获得新生和光明甘愿奉献自我,决意把生命终止后的躯体奉献给社会,显示了崇高的思想境界和移风易俗的勇气,诠释了红十字“人道、博爱、奉献”的精神;你们甘于奉献的崇高行为,促进了医学事业的发展,推进了社会精神文明。你们了不起,值得我们敬仰!

    榜样的力量是奉献的感动。

    徐亚玲捐献遗体后,山阳镇的山新小区居民对遗体捐献的热情又掀起了一浪,又有好几位居民加入了遗体志愿者队伍,至2018年11月,山新居民小区的遗体捐献志愿者共有12人(其中包括已实现捐献的2人),这在整个金山区里的村居委中名列前茅。

    这一夜,我失眠了,脑海里总浮现出徐亚玲的身影,仿佛她又显身在运动场上――红十字会的运动场上,她又一次跑在大伙的前面……

 

(金山区红十字会 张仁义)


发布日期:2019/8/1 11:5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