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搜索:
新浪微博 微信 扫一扫关注
人道论坛
捐“证”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我们这个年龄的人,多多少少有意无意留存着曾经伴随过自己一甲子多人生的一些票、证、照、书什么的。不经意间,随着岁月的沉淀,有的过去极其平凡的物件现竟成了某些历史事件方面的重要见证,成了难以觅得的“宝贝孤品”。最近,我将保存了半个多世纪的一张《中国红十字会会员证》捐赠给了上海市红十字会。(下图:11月19日闵行区红十字会王敏常务副会长颁发给我由原上海市红十字会会长翁铁慧(2019年1月调任教育部副部长)签署印制的《荣誉证书》)。

       

     真要感谢我们“春申晚霞”霞友吴晓丽牵线搭桥促成了这件好事呢!9月中旬,吴晓丽在“老小孩”网上发表了《心中的红十字》讲述。我深深为吴晓丽从少年时代就热爱并加入了红十字会、在学校热心做好检查卫生、帮助清理包扎同学的伤口、为同学滴眼药水、测体温,还去校外为井水消毒等无私奉献的精神所感动。忽然想起自己在上小学时也加入过红十字会,依稀记得当年也做过充满“发扬人道、博爱、奉献”红十字会精神的小事,好像还有过一张红十字会的《会员证》呢。这张证还在吗?马上找!说“翻箱倒柜”太夸张,我在自己存放一些旧物的柜子和抽屉内翻找,还真在一叠捆扎的信件杂物中发现了这张《会员证》。(下图)

     这张白色单页卡片式的《会员证》,稍显陈旧但并没有泛黄,正面三行黑色隶书清晰醒目,最上方是一行扁弧形排列的“中国红十字会”六个大字,卡片中间是“会员证”三个大字,卡片靠底部是一行黑色略小一点的“上海市红十字会印发”字样;上部还有一个粗杠的红十字;下部印着“上海市红十字会”的鲜红印章。卡片背面则是表格式,上面填着我的姓名、性别、年龄、籍贯等基本情况,入会年月是1965年4月,所属卫生站是哈密路小学,住址是哈密路南顾3号,会员证编号是上海县65年上红少字第122号。靠下方印着 “会员的光荣任务”具体是“……红十字会员都应该积极投入除四害讲卫生的群众运动中去,并且努力加强自己的工作,力求站到群众运动的前面来促进运动的发展。”(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除四害讲卫生的指示)背面还盖有虽色淡但清晰可辩的“上海县红十字会”印章。

     哦,没想到这张《会员证》竟在我这已度过了半个多世纪!感慨时光飞逝的同时,不禁产生了显摆一下的念头,我即刻用手机拍照,将图片发在了“春申晚霞”微信群中。

     吴晓丽在微信群中见到了我的《会员证》图片,称“这是一份珍贵的实物档案!”直夸我“将历史资料保存得这么好!”还打趣道:“当年组织上没安排您到档案局,真是档案事业的一大损失……”吴晓丽不愧为当过闵行区档案局的局长,虽说退休多年,但工作责任心、职业敏锐性和全局眼光丝毫不减。她将我的《会员证》图片信息通报给区档案局征集科陈科长,陈科长在欢迎的同时表示忙过了这阵子工作到国庆长假以后再联系。几天以后,吴晓丽又在应邀参加的闵行区红十字会座谈会上也谈起了我的《会员证》情况。“区红十字会领导非常感兴趣并向上海市红十字会作了报告,市红十字会领导十分高兴,并有意征集这张半个多世纪前的《会员证》。”吴晓丽将这些情况告诉我并征求我意见:“你这张具有历史价值的《会员证》不具分身法,相比区档案局和上海市红十字会,我认为市红十字会更需要更合适。不知你愿不愿意捐赠出这张《会员证》给市红十字会?”我当即表示愿意。

     经吴晓丽与闵行区红十字会相约,10月21日上午,我带了《会员证》到区红十字会,主持日常工作的王敏副会长(会长由分管副区长兼任)因工作外出,她委托办公室何主任接待我。

     我作了自我介绍并向何主任表达了捐献保存着的半个多世纪前的红十字会会员证的意愿:“我个人保存着这张《会员证》,只不过体现了自己有这么一段加入过红十字会的经历。如果上海市红十字会征集这张《会员证》并通过实物展示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当年红十字会的工作历程和点滴,让更多的人了解红十字会的发展过程,这比我个人保存着这张证意义大得多。”(下图:何主任接收我捐赠的《会员证》)

      

     何主任对我专程到区红十字会捐赠表示感动和感谢,“据我对红十字会历史的了解,当年能加入红十字会的必须是在学校品学兼优的学生。之前我们获悉你有意愿把珍藏了半个多世纪的会员证捐献出来,就向市红十字会领导作了报告,市红十字会信息传播部领导非常高兴和重视,希望我们认真做好这项工作。这张《会员证》,对上海市红十字会发展的历史来讲,又在实物上增加了一项新的内容。这《会员证》将收藏进上海市红十字会历史文化陈列馆,丰富馆内展品,这对市和区红十字会的工作也是一种促进。我代表闵行区红十字会和上海市红十字会向你表示衷心的感谢!”

     出于一种曾经的经历,我向何主任请教了解当前区红十字会开展的各项工作简况。何主任向我介绍了当前区红十字会主要开展的“三救(救护培训、救灾、救助)”和“三献(人体器官、眼角膜和造血干细胞捐献)”工作以及其他“老年监护培训”、“重大病患的人道关怀”、“少儿住院互助基金”等工作。我禁不住感慨红十字会工作的与时俱进!

     无巧不成书。11月7日,我们“春申晚霞”部分霞友由区老干部局组织参观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会场看到两位身穿上海市红十字会标志马甲的志愿者(樊逸雯、杨洁),她们站在通道旁观察着参观人群中是否有需要“红十字”救护帮助者。“红十字会员!”我和吴晓丽几乎同时发出轻唤!我俩会心地笑了,一种特殊情感油然而生,“与他们合个影,也是一种怀念和纪念。”我们上前与两个姑娘说明:“半个多世纪前我们也是红十字会员,今天看到你们感到格外亲切,我们合个影吧。”姑娘先是一愣,听了我们解释欣然同意,霞友们抓住时机将曾经和现今的两代红十字会会员相聚的瞬间收进了镜头(下图)。

     有朋友问我,你把珍藏了半个多世纪的“古董”捐出去了,你后悔吗?我从心底里说:“没有一丁点后悔!”我得感谢霞友吴晓丽、感谢何主任、感谢王敏副会长、感谢上海市红十字会,使我的《会员证》找到了十分有意义的最妥的归宿!届时,我将前往坐落于青浦区赵重公路135号的上海市红十字会备灾救灾中心的“上海红十字历史文化陈列馆”,去看望我的《会员证》及其“前辈”和“兄弟姐妹”们!

 

               顾仲源  写于2019年11月

 上海市闵行区红十字会  何祥军 王婧婧


发布日期:2019/11/21 9:16:56